屋子裡瀰漫著剛才刷完的油漆味道。老婆要女兒上頂樓的小石屋去睡午睡,可以暫時躲過油漆的味道,留下我們清理善後。

很久以後,女兒打電話告訴老婆說她睡不著,於是我奉命上頂樓陪女兒玩耍。女兒和我躺在頂樓的地板上,我才發現很久沒有和女兒像這樣單獨躺著聊天了。特別是前一陣子早出晚歸,有時候連和女兒說話的機會都不多。

我想想沒什麼話說,於是就很噁心的問她說:「妳覺得自己很幸福嗎?」

女兒說:「是的。」

我要她舉個例子─什麼才是幸福?

女兒說:「像現在這樣啊!」

我再追問:「還有呢?」

女兒想了想就笑著說:「還有─不用補習啊!」

我又問:「還有呢?」

女兒瞪了我一眼說:「你煩不煩?」

我自作聰明的替她下了結論說:「大概幸福太多了,就說不完了,對不對?」

果然,女兒開始講起一些她記憶中很愉快的事,而那些事我並不知道發生過。

女兒說:「從前啊,我唸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啊,夏天很熱,媽媽為了節省能源,就要哥哥和我睡同一間屋子裡。哥哥每天就講一個故事給我聽,長的故事要講兩天,短的故事一天可以講兩個。像海星的故事,像吃鼻子的怪物,還有厲鬼的故事……。」

哥哥會講故事給妹妹聽?我一直以為哥哥只會欺負妹妹呢!

女兒又回憶著另一件事情:「夏天媽媽喜歡用茶葉水來洗草席,所以當我躺在草席上睡覺時,就聞到茶葉的香味,很香呢!」

就這樣,我們聊了很多從前的小事情,女兒總是記得那些很小的感覺,卻都是很幸福的味道。

第二天,老婆買了一個鳳梨,把鳳梨皮放在電扇前面吹,不久鳳梨的味道開始在空氣中逐漸散開,和油漆的味道混在一起。

女兒下課才進門,似乎就嗅到了那股鳳梨的味道,她很高興的在家庭聯絡簿上記上一筆:「家裡塗滿了油漆,可是媽媽準備了鳳梨皮,於是我就聞到了一種鳳梨的香味,真好啊!」

草席上的茶葉香,漆滿油漆屋子裡的鳳梨香,原來都是幸福的味道,可是也要有一個嗅覺靈敏的鼻子啊!或許女兒算得上是有那種鼻子的人吧?

真正的關懷該是用心的一個小動作或一句話,遠勝物質上的禮物更讓人感受深刻。

作者/小野

morris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